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返回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最新资讯 精品景区 规划设计 技术产品 学术天地 学者风采 教育培训 经典案例 生态摄影 旅游博客 书刊文献
首页 >> 书刊文献
  书刊文献  Document

从生态人类学的视角看和谐自然保护区的构建—以江西省九连山自然保护区为例
发布人:时代天元                          浏览量:3361                          日期:2012-8-2

胡明文1  牛德奎2   郭英荣3

摘  要:长期以来中国的自然保护区建设与管理中诸多问题日益凸显, 尤其是保护区内及周边生活的社区居民和地方政府与保护区管理部门的利益冲突一直困扰着管理部门, 如何化解这些冲突,提高保护区的保护质量,创建一个和谐稳定的自然保护区,本文通过生态学理念和生态人类学的理念的比较,尝试从生态人类学的视角对产生这些冲突的原因进行深层次的理论探讨, 引发出解决此类问题的相关思路,为构建和谐稳定的自然保护区提供理论指导。

关键词:生态人类学   自然保护区    冲突   

    自然保护区是维护国家生态安全、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基地和生态建设的支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自然保护区事业得到了迅速发展,截至2004年底,我国自然保护区数量已达2 194个,总面积约为148亿hmz,占陆地国土面积的148%,其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26个,总面积为8 871-3hm。但由于中国在设立自然保护区上采取的是旱划、多划,先划后建,抢救为主、逐步完善的政策,管理工作显著滞后于划建,随着自然保护区面积与数量的增加,保护区所牵涉的社区及人口也快速增长,生活在保护区内外的社区居民收入范围被迫缩小,生活水平有所下降。尤其是保护区内及周边生活的社区居民和地方政府与保护区管理部门的利益冲突日益凸显并一直困扰着管理部门,社区居民采樵、放牧、垦植等维持生计的生产活动,还有各级地方政府支持或参与的林业、矿业、旅游等资源开发活动,已使自然保护区中超过13出现因非保护区主导的不当开发而引起的保护目标劣化。因此,如何化解这些冲突,提高保护区的保护质量,创建一个和谐稳定的自然保护区是很多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所共同关注的研究课题。

一. 生态学理念与生态人类学理念的比较

    生态学理念简单说就是要按照大自然本来的面目和自身的规律,来认自然,研究自然,保护自然。任何组成天然群落的物种都是共同进化过程中的产物,各个生物区系的存在和作用,都是经过自然选择的巨大宝库,各个物种和人类一样,是自然界中的一个环节,在漫长的进化发展过程中共同维持着自然界的稳定、和谐和进步。

    生态学发展到二十世纪中期,吸收了信息论、控制论和系统论的思维方法,建构起了生态系统生态学。如今可持续发展的思想已成为生态学理论的主导方向,其核心乃是社会—经济—自然复合生态系统的整体观,它把当代人类生存的生物圈看作是由社会、经济和自然相互联系、相互制约而组成的一个复杂的复合生态系统,为可持续发展观提供了思考问题的方向和总体框架。

    生态人类学(ecological anthropology)是用人类学的理论和方法研究人类、文化与生态环境之间关系的学科,生态人类学以人的适应和进化为研究对象,认为人类通过劳动创造了文化,再通过文化作中介来适应自然生态环境。文化是人类发展中得出的在自然生态环境中求得生存的方法,文化使得人类能够在其生活的环境制约范围内与他们所处的现有资源共存。随着文明的演进,科学技术的发达,人类对自然生态环境的依赖性下降而对其的控制能力上升,这时的人类与生态环境的关系由适应转向控制。然而,在人类与生态环境的互动过程中,生态环境也不是完全被动消极的,如果人类对生态的控制违背了生态学规律就会打破生态系统的平衡而引发生态环境问题。

    生态学及其他科学在对待人类的生态行为时仅仅是把人当作一个社会性生物物种存在去作出理论说明。因而在以后的发展中,不管是兴起的人类生态学、生态经济学,还是社会生态学,都是把人作为一个特殊生物体去探讨人类的生态行为和生态后果。而没有看到人类社会中客观存在着文化分野、民族和族群差异,以至于只看到人类社会对生态系统的冲击与损害,却看不到各民族文化和族群文化能动适应于所处生态系统的禀赋。

人类学理念的优势在于理解他文化,发现当地文化的生态意义和生态价值,也就是说可以在一个比较普遍的层面上寻找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并从他者的自身文化中找到问题出现的原因和解决的办法。正如米尔顿所言:“生态学研究能够确定什么样的人类实践对环境有利,什么有害,而人类学的分析则足以揭示是些什么样的世界观支持良性的或有害的做法,而且有转而为后者所支持。所以人类学有助于我们理解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所需要的是什么, 不仅弄清楚应该怎样对待环境,而且弄清楚什么样的价值观、信仰、亲属结构、政治意识形态以及仪式传统会支持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人类行为。” 

    人类学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学科它必须不断与其他学科进行结合,因为人类学的研究更多的依赖其他学科的发展为他提供资料或工具上的支撑,人类学的知识和理念能推进生态学研究.而生态学的引入为人类学这一学科增添了新鲜的、科学的视野,并最终形成生态人类学这一新型交叉学科, 生态人类学理念强调的是文化与生态系统之间的耦合适应关系,认为文化和环境是辨证式的相互作用关系,生态人类学研究的基本方法就是研究地域集团生产方式和生息环境的相互关系的模式,以此证实当地的社会文化有其自身的生态逻辑和环境方面的理论基础本地人及其地方性知识在可持续的资源利用和生态多样性保护方面能发挥重要作用。随着生态人类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它在当代世界环境科学领域及其应用方面的将贡献越来越大。

二.九连山自然保护区建设与管理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1.保护区百姓生存与国家意志间的矛盾冲突

    九连山自然保护区自1981年经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以来, 2003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13 4ll,6h㎡,山林权属属当地国有林场和村民集体所有,保护区负责保护管理,国有林场1300多公顷;上围、平坑和花露三个行政村的集体林1800多公顷,这些集体林中有少部分是分到户的自留山。保护区内住有三个村民小组,近300人;集体林涉及周边三个村近1000人,全部为客家人。据家谱记载,他们是明朝迁入九连山保护区范围居住的中原人.

    根据2001年社会评估报告显示,地处保护区核心区内的鹅公坑村小组, 解放初期仅有6户,14人;现有18户农户,74人,人口的增加导致人均耕地只有0.9亩,水稻种植只够自家吃,其主要经济来源:过去的排序是: 香菇;卖猪;春笋干;灵芝、红莓菇等野生菌类;冬笋;木耳;打工。而现在的排序则改变为:卖猪;打工;灵芝、红莓菇等野生菌类;野生药材。

    97年前所有的农户原来都种植有香菇和木耳,由于香菇的大量种植使得可种香菇的树越来越少,同时保护区对砍香菇树的管理也越来越严格;加上,香菇价格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下跌严重,三个原因使村民已经完全失去了这项收入.对保护区来说不仅基本停止了村民对香菇   适种树种的砍伐,同时也极大减少了村民烘烤香菇和木耳的用柴。

    春笋原来也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春笋经采集后,也要经过烘干,由于春笋是竹材的主要生长来源,为保障保护区内竹林的正常更替,春笋的采集被逐步禁止。与香菇、木耳相似,禁止采集春笋必然也就减少了烘烤的用柴。

    再有就是不能砍生柴,虽然枯柴足够作为日常使用,但社区村民长期习惯于冬天用生柴炼的炭烤火,不能砍生柴的规定令村民冬季无炭烤火,其它取暖方式则要支出现金.

    现如今对于鹅公坑的妇女们来说,香菇收入的锐减迫使她们不得不增加原本已经十分繁重的工作量。为了补充家庭的经济收入,她们将原本在非农忙季节仅作为可为可不为的上山采药材和采野生菌类变成了在所有晴天结伴而做的固定活动,工作量繁重到一年要穿坏4双鞋子。该项收入在目前的家庭开销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药材和野生菌类多数都生长在深山密林中,在保护区的保护范围内,因而这项重要的现金收入来源也与保护区规划相冲突。

    由上可知,社区居民 “靠山吃山”的传统生计方式由于受自然保护区政策的限制以及人口增长的压力,已经在丧失,而新的生计方式还未完全建立,因而导致保护区内社区居民生活水平下降, 2000年,九连山自然保护区内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1329元,毗邻的九连山林场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1647元,保护区所在的龙南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270元。保护区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仅达所在县(龙南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一半左右。

    由于保护区的建立与保护措施极大地限制了社区对自然资源的利用,因而保护区与当地社区发展之间的冲突异常突出. 从保护区的角度看,保护区管理面临的主要困难也是来自社区和国有林场的人为活动影响,无法禁止烧柴的采集和居住村民的房屋、道路等用材。

2.保护区自身目标----保护与开发的冲突

    中国自然保护区都存在经费紧张,由于大部分保护区分布在贫困地区,周边基础条件差,缺乏发展对环境影响较小的产业条件, 约有80%的保护区不得不走上以“自养”补不足之路, 40%参与的是林业、农业、矿业等开发,约有50%的保护区自行开展旅游经营,这些开发甚至进入了保护区核心区,影响了生态系统的内在循,保护区对自然资源的这样“监守自盗”的现象非常普遍,造成保护目标进一步劣化。

    九连山保护区内的国有林场,共有职工837人,加上家属约6000余人,实行属地管理后,林场下属的各分场现已基本停办,由于地方政府财力有限,不能有效解决职工出路,人员纷纷下岗,自谋生路,维持着很低的生活水平.留守的人员靠经营有计划的择伐,林产品加工,生态旅游维持生计.这些活动给保护区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九连山保护区的多种经营一直较薄弱,目前保护区仍在进行的项目主要有果子狸驯养繁殖场1个,年可获利润3.0万元;果园10.0 h㎡,年利润达5.0万元;杜仲良种基地9.0h㎡,年利润达2.0万元;阔叶树良种采种基地40.0h㎡,年可获利3.0万元。保护区利用现有设施也开展了森林生态旅游项目,以缓解保护区资金匮乏,然而无论是国营林场还是保护区所开展的多种经营项目,都不同程度地忽视甚至排挤当地社区的利益,以致周边社区未能共享这种开发利益,更激化了保护区在管护时与周边社区及政府的矛盾

3.对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的价值认识不足,没用利用好

    九连山山高林密,生物种类繁多,原生状态完好,古老物种、活化石植物较多而著名,已鉴定的生物种类近3200种,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植物有69种。1987年,保护区植物标本馆被列入《中国植物标本馆索引》;19959月, 九连山自然保护区被纳入中国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有多名院士和日本教授亲临保护区考察指导,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成果,中科院在此已设九连山森林生态研究站。保护区的客家人村落是从明朝开始迁入,现有13个世居姓。客家人勤劳勇敢,艰苦奋斗,创造了丰厚的山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为客家文化的沉积之一,所以九连山又被誉为客家人的圣山。

    自然保护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景观地貌和受干扰较小原生态村落本底,必然成为科研和科普的重要基地。中国的保护区管理机构在生存上自顾不暇,应该发挥的科研科普功能没有发挥好、利用好。在发达国家,保护区是国家科研和科普体系的重要组成部门,也是将潜在的生物多样性资源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的基地。例如,德国的国家公园是国家生态旅游的主要目的地,国家公园用于科普的经费占年度日常管理费的30%以上。

三.生态人类学视野下的原因探析

    表面上看造成这些矛盾和冲突的原因主要是:①权属不明或存在纠纷,缺少保护必须的土地权,导致随意侵占、蚕食保护区或盲目开发利用的现象也时有发生;②管护缺乏权力、人员和基础设施.导致保护区往往只有管护的责任,却难以依法行政,也很难从资源的开发利用中受益;③投入匮乏,保障机制不健全. 严重制约了保护区对资源的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也无力支持地方经济的发展,更不能有效发挥保护区在生态环境建设中应有的示范作用等等。

    在这我们姑且不展开多学科讨论,只从人类学的视角来看,首先这些冲突其实质都是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在利益上的冲突,是中心文化与边缘文化的冲突,是强势群体的文化霸权与弱势群体的文化抗争的冲突;这里所说的文化是人与环境的关系中习得的思想和行为,所谓的“中心文化”,意味着先进、富有、强势,并往往与文化扩张相联系;而“边缘文化”则往往是落后、贫穷、弱势的象征。

    保护区制度的建立显然是国家意志的体现,保护区管理者所代表的是强势群体和中心文化,而社区居民则属弱势群体和边缘文化。保护区从划定、规划到逐步落实建设,这种“以政为本”、自上而下的传统的规划建设路子主要考虑生态系统的完整性,没有将当地社区居民作为保护区的组成要素来看待,对地方和社区的经济利益考虑较少,划界后事实上侵犯了社区利益,因此这是造成冲突的主要成因。

    其次从人类学的整体的宇宙观出发, 一是强调相对论,人,自然万物都是平等的,都有其不可剥夺的生存与发展权,无所谓孰高孰低;二是整体性,人、自然都是作为世界的一部分而存在着,万事万物是息息相关的,离开对方,自己也不能生存。通常都表述为“世界和谐”观: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三个层面的和谐。

     保护区社区居民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靠传统生计方式活于今天,他们已经与生态环境溶入一体,现实中一些地方政府以及相关的生态保护工作者无意识地,将当地居民视为破坏生态的罪魁祸首,为了保护的需要,更有甚者要让当地居民居被迫搬迁到保护区外。试想如果他们真是破坏生态的罪魁祸首,显然等不到现在当地的生态环境就早已面目全非了,如果他们不是罪魁祸首,那造成现代意义上的生态受损又是谁呢?如九连山自然保护区的林木资源被大量砍伐后便源源不断以支持国家建设,可以说造成生态受损的原因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当地人盲目的毁林开荒和“靠山吃山”的传统生计方式,而应该是国家建设的需要,以及在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和政策失误中导致的林地林木权属的变更,造成的对森林严重破坏森林管理的全面混乱。基于此,自然保护区的建设者和管理者,就应把当地人视为生态保护的主体,而不是保护对象,充分尊重当地人的主体地位,只有当地人在生态保护中充分发挥自己的主体性才能维系文化与其生境的和谐均衡。不然则是作为警察的主流文化永远盯着那些无饭可吃的小偷,看他们什么时候下手,最终的结果是防不胜防。

    第三从生态人类学的基本视角出发,人类文化与孕育其的自然环境具有紧密的联系,多元文化是人类适应发展的表现民族文化与生态系统之间的关系体现为两个复杂体系之间的寄生性共存关系,文化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寄生必然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偏离,但决不会毁掉所处的自然生态系统,一旦这种偏离超过了限度,文化必然启动适应机制,缩小这种偏离,以便继续保持寄生关系的稳态延续。次适应的经验积累沉积在文化中,就成了该族群相依相伴的生态知识单一文化的思维模式和需求与多样的自然环境形成尖锐的矛盾和冲突,只有借鉴生态知识才能有效地扭转人类社会现在面临的严重的生态受损,水土流失问题,确保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在自然保护区建设管理中,我们要刻意收集、发掘、诠释、保护和推广利用当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经验和生态知识即“地方性知识”保护区管理者应协助社区居民增加其基本技能,使他们能充分利用自己的乡土知识去理解他们所面临的新问题、新情况,同时充分利用他们的创新潜力和能力去发展自己的社区,即让当地居民充分地参与发展创新。而不是让当地人完全放弃原有生计方式,强迫其掌握新技能。

    第四从生态人类学的视野看,文化若脱离其载体,必将落入虚空的躯壳之中,犹如无鱼之水,死气沉沉。惟有将文化播种于其生长的土壤之上,浇水施肥,精心耕耘,它才能生生不息,充满活力,活力之余才是文化与其生境的相互适应。当前在保护区开展的森林生态旅游,除自然环境保护的观念提升外,还要重视对本土性、具有当地文化特色资源的维护,尤其是生活文化的保存, 文化和生态间是互动和不可分割的,要充分认识到社会文化资源的价值。如九连山保护区由由于于交通闭塞明清时修建的客家人的村落仍在,保留完整的客家社会形态、纯正的客家语言、传统的客家风俗、深厚的客家文化艺术,成为开展客家研究,探索客家奥秘的基地。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由于生产方式、交换方式等社会基础的变迁,地方文化的价值总是有限的。假如过分强调地方性知识的价值,过分强调地方特色,就必然会排斥先进,拒绝变革,阻碍社会进步,造就地方文化霸权或边缘文化霸权,使特定的民族、群体永远成为强势群体的“文化玩赏物”或“文化附属物”,就象目前在有些旅游地方看到把地方文化用作在游人面前博取一乐的“文化消费”,一种展演,这也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四.几点建议

    综合以上分析笔者认为当前要消解保护区与周边社区的各种冲突,须从以下几方面思考:

    1. 转变观念,充分尊重当地人的主体地位,他们不仅是文化保护的对象,更应是保护生态的主体。多元文化价值在各种文化共处的情况下相互学习,相互借鉴,是必然要以相互尊重为前提 ,只有在尊重的基础上才能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探索社区与政府合作保护生物资源、减少环境破坏的方法

    2.既然生态受损的原因是国家建设需要所致,而不是当地百姓,就应该在财政预算中加大对保护区的投入,应该把周边社区村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以及地方文化的传承问题作为首要解决的对象,地方文化的保护与生态环境的保护才能兼而有之。

    3.建立联合保护委员会,加强社区共管。当务之急要研究的课题是如何制定具有科学性和可操作性的当地社区参与发展的机制,从制度设计上保证其参与的赋权机制、咨询机制、利益分享机制和培训机制,找到当地人能适应的参与机制、以及保护区与地方政府、周边社区和企业等利益主体的互动模式,创建便捷有效的社区参与机制

    4.积极收集、发掘、诠释、保护和推广利用当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经验和生态知识把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应用中的科学与传统生态知识结合起来;并适当放宽当地人进入保护区的一些限制,使当地人有利于生态保护的生计方式和观念能延续,以保护文化的多样性。

    5.重视当地人所具有的世代相传的生产生活知识、特别是他们与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窘迫的经济处境抗争的知识在森林生态旅游开发项目中重要作用,应当在项目中引入当地的观点和意见,把当地人对环境的了解作为生态旅游的主导,使当地传统文化得以保存的同时, 实现既能使游客在参与旅游过程中提高其文化生态环保意识.又能使当地人在旅游中成为主要受益人

    (注:案例根据蔡葵所撰写的“九连山自然保护区社区发展与自然保护调查报告”整理而成,资料由江西省自然保护区提供)

 

作者简介:

1、江西农业大学国土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生态人类学,生态旅游

2、江西农业大学国土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生态学,水土保持

3、江西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局高工,主要从事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

 

参观文献:

1.周大鸣 秦红增  人类学视野中的文化冲突及其消解方式 民族学研究2002(4) 

2.任国英  生态人类学的主要理论及其发展 黑龙江民族丛刊   20045

3.崔明昆  文化演进中环境问题的生态人类学透视  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2001 (7)

4.    社会林业中参与性有关概念辨析  林业与社会   1997(1)

5.张展泓  旅游人类学与古迹保存  旅游、人类学与中国社会  云南大学出版社 2001

6.苏  阳  中国西部自然保护区与周边社区协调发展的研究与实践 中国可持续 2003(4)

7.祝光耀  中国自然保护事业的发展现状与前景  环境保护  2000(2)

8.蔡  葵  九连山自然保护区社区发展与自然保护调查报告  研究报告(未出版) 2002,

9.[]凯·米尔顿.多种生态学:人类学,文化与环境[A].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人类学趋势[C]. 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10.曹晔晖 张大红 在构建和谐社会中我国自然保护区社区共管发展探讨  安徽农业科学2006 34(4)



点击下载:从生态人类学的视角看和谐自然保护区的构建—以江西省九连山自然保护区为例
上一篇:从对比中探寻福建省乡村旅游的建设和经营方向
下一篇:都市郊区生态旅游地规划与开发的核心理念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天元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西奥中心B座12层 
电话:010-87194171  传真:010-87194171  公司邮箱:hxh9787@vip.sina.com

京ICP备12047714号       网络110报警服务


技术支持:昊天网络